发展研究生教育可促经济增长更有韧性

 2019-07-24 03:00  184人阅读   双一流大学网


 
发展研究生教育可促经济增长更有韧性  
 

发展研究生教育可促经济增长更有韧性

李锋亮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长聘副教授

近日,我国今年第二季度宏观经济数据公布。数据显示,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2%,比第一季度放缓0.2个百分点。整个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3%。多数舆论认可我国上半年经济整体保持稳中有进的态势,因为6.3%在全球主要经济体里名列前茅;但国内生产总值增速创“新低”这个变化仍引起不少人的质疑。

为了直面这种质疑,我国经济务必要保持有质量、可持续的增长。那么如何实现这一目标呢?根据发展经济学的基本理论,人力资本是支撑一个国家和地区经济高质量、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与源泉。正是基于这个原因,世界各大主要经济体都高度重视教育的发展。近年来,在发达国家,以培养高层次人才为主要任务、反映国家科技水平的研究生教育更是成为各国教育发展的重中之重。

从每万人注册博士生数这一指标来看,1998年到2017 年间,高收入国家该指标增长了32.1%,由9.14人左右增加到了12.07人;而中高收入国家则是由1.88人增加到了4.06人,增长了116.0%;中等收入国家由1.32人增加到了2.67人,增长了102.3%;中低收入国家由0.85人增加到了1.46人,增长了71.8%;低收入国家由0.18人增加到了0.50人,增长了177.8%。由此可见,各类国家的博士生规模从1998年到2017年都经历了较为明显的扩张。

之所以世界各国尤其是发达国家注重研究生教育,是因为随着经济和科技的发展,研究生教育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凸显出来,而本专科教育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明显减弱。基于全球的国别数据,我们分别对本专科和研究生的注册生数和毕业生数这两个指标进行了分析,随后得到了如下两个重要发现:其一,专科注册生规模每增加1%,国内生产总值总量将增加0.007%;本科注册生规模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促进作用在统计上是不显著的;而研究生注册数每增加1%,国内生产总值将增加0.024%。其二,无论是专科还是本科毕业生数,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促进作用在统计上都是不显著的;而研究生毕业生数每增加1%,国内生产总值将增加0.0312%。

对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研究分析和上述发现基本一致,即本专科的注册生数或毕业生数对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或是不显著,或是明显小于研究生的注册生数或毕业生数对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同样,在研究生层次,毕业生数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大于注册生数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这说明研究生教育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更多是通过高端人力资本进入劳动力市场后实现的,而不仅仅是通过教育消费拉动消费实现的。

我们还对博士阶段教育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进行了细致分析,有如下几个重要发现:其一,当博士阶段的注册生或者毕业生规模很小的时候,博士阶段教育对于经济增长不但没有贡献,相反有所拖累。其二,博士阶段的注册生或者毕业生绝对规模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要高于博士阶段的注册生或者毕业生相对规模对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这说明博士教育作为学历教育系统金字塔的塔尖,其绝对规模本身就具有很大的价值。其三,博士阶段的毕业生规模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大于博士阶段注册生规模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这再次说明博士教育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更多是由于高素质人力资本提高了不同行业和产业的科技发展水平。其四,博士阶段的注册生规模和毕业生规模对经济增长的贡献随着时间推移逐步增大,这说明博士教育对经济增长的贡献需要一定时间才能显现出来,所以博士教育的布局要有前瞻性、战略性。

因此,在我国经济增速变缓的宏观背景下,在国际本专科教育对经济增长的作用变小或者变得不显著的情况下,为保证我国的经济增长能够更有韧性、更有质量、更持续,须大力发展研究生教育。

从每千人注册研究生数这一相对规模来看,美国近年来一直保持在9人以上,英国是在8人以上,加拿大是7人左右,韩国是介于6人到7人之间。尽管我国研究生注册人数的绝对规模连年高速增长,比如2013年时注册研究生规模为180万人,2018年达到了273万人。但到2018年,我国每千人注册研究生数这一指标依然只有1.96人,远远低于发达国家的水平。

所以,我国要继续稳步扩大研究生教育规模,逐步提升研究生教育在高等教育中的比重,以便让高质量、高层次的人力资本在未来对经济增长发挥更大的促进作用。除此之外,对于博士教育对经济增长贡献的规律要高度重视,重视博士教育的基础性、前瞻性与战略性。而且要引导博士毕业生在各行各业中就业,提高各行各业的科技水平。

上一篇:研究生论坛与青光眼国际论坛“混搭”

下一篇:今年西藏藏医药大学研究生扩招30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