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风村行医30年 屏山有个“成麻风”

 2019-07-24 11:22  67人阅读   双一流大学网



“成麻风”和病人在一起。



行医路上的成斌。



屏山县的麻风村。


  

  在宜宾市屏山县,有一位远近闻名的“成麻风”——成斌。1983年,22岁的成斌从卫校毕业,他放弃了被分配到屏山县医院的机会,来到几乎与世隔绝的屏山县夏溪乡麻风村,成为一名麻风病防治医生。
  这一干,就是30年。为了病人,他多次险些摔下悬崖,也曾遭遇离婚危机。30年过去了,如今当地麻风病发病率逐年下降,众多病人好转,成斌得了一个“成麻风”的名声。
  近日,宜宾市屏山县卫生局局长张崇宾表示,成斌长年默默付出,在由宜宾市委开展的“实现伟大中国梦、建设美丽繁荣和谐四川(宜宾)”主题活动中获得“十佳卫生工作者”的称号。

卫校毕业 放弃县医院选择麻风村  探访“成麻风”,需要从屏山县城出去,一路爬坡上山,走很远的路。蜿蜒曲折的小路下,便是悬崖峭壁,一些道路上,即使越野车,底盘也被剐得嚓嚓地响,尽管如此,5个多小时的车程后,汽车仍不能到达“麻风村”,下山沿着山路,步行了近在2小时后,“麻风村”终于出现在眼前。
  1983年,成斌22岁,卫校毕业,他被分配到屏山县人民医院。让大家没想到的是,成斌放弃了到县人民医院,而是选择了当一名麻风病防治医生,去了没人愿意去、去了想尽一切办法都要回来的“麻风村”。
  “麻风村”位于屏山县夏溪乡建设村与瓦窑村之间的荒坡上,当时一共收治了86名麻风病人。全村面积1830亩,三面环山,地势陡峭,悬崖峭壁随处可见,交通十分闭塞,通往全村的羊肠小道都在陡坡、悬崖上盘旋。山下是湍急的西宁河,悬空跨越西宁河的,是一条长50米的铁索桥,这至今仍是“麻风村”与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
  据了解,一直以来,都很少有人愿意到这里来当医生,来了这就意味着与外界隔绝,解决个人问题都是奢望,很多年轻医生到这里后,都想尽一切办法调走。
  “我小时候就住在夏溪乡,知道麻风病,想着如果没人去医治他们,他们会很痛苦,而且我在夏溪乡,也可以照顾到自己的父母。”成斌说,就是这样两个简单的想法,让他放弃了分配到屏山县医院的机会,来到了麻风村,开始了一段30多年的事业。

首次诊病 紧张害怕一夜未眠  麻风病人的集中居住点位于夏溪乡建设村与瓦窑村之间的荒坡上,一座50米长铁索桥将这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子与外界联系在一下,桥下是滚滚的西宁河。“桥那边就是我们工作的地方。”成斌说,这座桥是他每天上班的必经之路,走了几十年了,但,第一趟的经历如今仍时时浮现在自己脑海里。
  成斌说,之前了解麻风病,都是在教材上和听村里的老人们说起。“麻风病当时被大家传言是一种得了就要死的怪病,麻风病人更是被村里的大人们说得像妖怪,村有小孩不听话,就吓他们说麻风病来了,小孩就吓得不敢再动。”
  成斌说,自己也是在旁边村长大,对麻风病还是有些畏惧,后来长大学医,了解到了很多关于麻风病的知识,但当自己第一次面对麻风病人时,还是吓得心跳加快。“当时那个病人的病情有点严重,手指都掉了一个。”成斌说,和其他医生一起穿上隔离服后,他进到村里给病人换药,当时小小的棉签像钢条一样重。“当天晚上回家后我用酒精洗手,然后用肥皂水泡手,洗了几个小时,当天晚上觉都没睡。”成斌说,这样的恐惧心理他过了许久才克服。

行医上山 几次险些掉下悬崖  除了给麻风病人治病,成斌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是每年要到麻风病好发的区域进行病情普查,找到新增的病人,对其进行治疗。
  “麻风病人多住在高山上,我们要去一个地方有时走路要走七八个小时。”成斌说,有一次他们收到群众反映,在一个村里有一个村民疑似麻风病,于是立即出发去了解情况。“我们早上7点出发,先是开车,然后换乘摩托车,最后那山路摩托车都走不动了,我们只得走路,一共花了8个小时才到那个人的家。”成斌说,在去普查的路上,还时常遇到危险。“有一次在一个村里普查病人,天在下雨,地有点滑,山路很窄,我踩滑一步,一下就摔下去,幸好抓住了路边的树子,不然就滚到悬崖下去。”成斌说,还有一次是过铁索桥,他踩滑了被卡在桥上,多亏有同事一起,才把他拉了上来,不然就掉下河里了。
  “成医生确实不错,25年前我治愈后,他每个月坚持到我家回访,并且及时把生活补贴发给我们。我孩子从出生到现在22岁,每年他都会到我家给孩子进行体检,从未间断。”病愈后的李荣清告诉华西城市读本记者。
记者手记
向30年的坚守致敬  从风华正茂的青年,到岁月留痕的中年,作为一个基层医务人员,成斌30年来的坚守,为这个社会树立了一个沉默而光彩的榜样。
  他经历过自己“谈麻色变”的恐惧,也经历了无数人不解或讥讽的目光,还见证很多麻风病人艰难而执着的人生。他用自己默默的付出,为他每一个病人带去温暖和尊严。他用30年时间,践行了医生的职业使命。他最大的梦想就是麻风永不拂“屏山”。这样平淡而不凡的坚守,正是这个时代所稀缺的力量。成医生的30年,值得我们每一个人为之致敬!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何东王扬
好人难事
为病人长年不在家
夫妻差点离婚
  在麻风村的工作艰苦且充满危险,但成斌称,时间长了,他很热爱这个工作,让他感到愧疚的是,自己长年没能照顾好家里,他笑称,现在只要回家,他就当一个全职家庭主男,洗衣做饭家务全包下,以弥补自己对妻子和女儿的歉意。
  因为职业较为特殊,而且医生人手有限,单位要求医生每周只能有一天时间可以离开村里。路途遥远,意味着,成斌每个周在家里的时间仅仅只有几小时。“刚开始家里还是不太理解,认为我不顾家。”成斌说,妻子总是抱怨,后来他发现“对付”妻子的秘诀,就是每次回家马上帮忙做家务,让妻子“无话可说”。
  “其实我也知道她是心疼我。”成斌说,因为工作,原本感情很好的两口子偶尔也会争吵。
  一次他上山去普查病情,因为麻风病很特殊,有的村民得了不敢说,还有的知道了不敢带他们去找,所以为了工作,他拿出自己两个月的工资请村民吃饭,送礼,最终顺利地完成了工作,但没钱拿回家,为此,家里又经历一场“战争”。
  “当时女儿刚出生不久。因为母乳不够,女儿需要长期吃奶粉。他工作了那么长时间一点钱都没存起来,我不得不边带孩子边做手工补贴家用,当时做一条裤子1元钱,我一天能做好几条,即使这样也是捉襟见肘,随时找父母补贴,所以我很生气,发生了我们结婚以来最大的一次争吵,差点跟他离婚。现在回忆起来也觉得其实他更不容易,有什么办法,那么多病人需要他。”妻子朱林平说。好人好报行医有效麻风村只剩6人且已治愈坚守岗位“成麻风”获宜宾“十佳”称号
  30年过去了,成斌从青年步入了中年,随着麻风病人的逐渐减少,昔日的“麻风村”由喧嚣归于平静,如今只居住着6个麻风病治愈留院观察者。
  “我和成医生之间既是同事更是兄弟,成医生在麻风村坚守了30年,从未抱怨。20几年前由于条件落后,也没电视,一到晚上他就钻研业务,他总是说希望在退休之前彻底消灭麻风。”与成斌共事多年的同事李林光说。
  近日,宜宾市屏山县卫生局局长张崇宾表示,成斌长年默默付出,使他在由宜宾市委开展的“实现伟大中国梦、建设美丽繁荣和谐四川(宜宾)”主题活动中获得“十佳卫生工作者”的称号。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 何东 王扬(本版图片由张忠银摄)

上一篇:济南卫生学校简介

下一篇:乐山师范学院2018招生录取分数线

相关文章: